3G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鬼仙大人,求嫁! (书号:9905

正文 第035章 诡异梦境

作者:凌曼舞
    ♂

    卧房内,夜澈将阮九舞小心地放在床上,便转身去衣柜里翻找着什么。

    一沾上舒软的床褥,阮九舞就感到浓重的疲惫瞬间袭来,尤其是身上那些或深或浅的鞭痕,不断滋蕴着火辣辣的疼痛。

    为了不让月和担心,她暗自咬了咬牙,面容平静地简略讲解了她们中毒的事儿以及自己回林府偷药的经过。

    不过她还是没提及自己差点死去,只说可能是被那几颗凝神丹救了。

    从她开讲,月和就一直保持沉默,待她讲完,月和早已一脸惊恐,张了张嘴,却久久不能说出一句话。

    阮九舞疼得冷汗直流,汗液淌入伤口内又添了一层揪心的疼痛。实在无法忍受了,她“嘶”的一声发出了细微的痛呼。

    月和的目光这才重新有了焦点,杏眸无力的搭耸着,泪水却流出来更多了。

    “所以说……小姐弄成这副样子都是为了救我?”月和掩面抽泣,歉疚地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何德何能让小姐如此费心……”

    “别乱讲。”阮九舞打断她的话,挤出一丝虚弱的笑容,“你是我最亲的家人。”

    说着,她颤颤巍巍地从锦袍中伸出合在一起的双手,徐徐摊开手掌,露出半朵暗红色的枯花。

    “这是解药。”

    “……解药?”月和抹了抹眼泪,难以置信地双手接过。

    “嗯。”阮九舞认真地点了点头。

    确实,这半朵花怎么看都跟解毒联系不起来,但她相信夜澈,他说它能解毒,那便一定能解。

    “小胖妮,这花你每次只能吃半片花瓣,一日一次,吃完为止。”夜澈从衣柜中取出药箱回到床边,突然插话道。

    此言一出,不仅是月和,就连阮九舞和青影亦面露不解。

    这半朵花本来就不足巴掌大,竟然每次还只能吃半片花瓣?

    “那得吃到什么时候……”月和小声嘟囔着,顺便数起了花瓣的数目,“一,二,三……十九,二十,二十一!有二十一片花瓣呢。”

    “你也可以一口全吃了,无非就是爆体而亡罢了。”夜澈说得云淡风轻,丝毫不顾屋内其余三人眼中的震惊。

    月和咽了咽口水,恐慌地问道:“……身体怎么会爆开?”

    “虚不受补,池不载舟。”

    夜澈的解释一如既往的简短,说话的同时,从药箱中取出一个褐色瓷瓶。

    月和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心里默默想,听夜公子的话准没错。小姐付出了那么多才把自己这条小命从阎王门前抢回来,她怎么能自己找死呢。

    阮九舞观察到夜澈拎药箱的举动,心头一暖。

    她这屋里的东西,他倒是越来越轻车熟路了。

    “青影,带着小胖妞出去吧。”夜澈开始下逐客令。

    阮九舞意识到他想给自己上药,惨白的脸颊染上了两片红霞,抢先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我可以自己上药。”

    虽然上次遇到黑衣人袭击时他帮自己上过药,可那次毕竟只伤到了背部,这次却是全身……她总不能在他面前宽衣解带吧。

    夜澈睨了她一眼,不悦地双臂抱膀,皱眉道:“自己上药?”

    “我能……”她心虚地将身体往被子里缩了缩,声音细若嘤咛。

    夜澈闭嘴不言,但眉眼间加深的寒意却透露了他此时的不高兴。

    这个女人在想什么?

    气氛变得怪异,青影一时拿不准是否应该将月和领出去,于是向月和投去询问的眼神。

    月和看了看别扭的二人,抿嘴偷笑了一下。

    自从花神节那天开始,她就觉得小姐和夜公子之间的感觉有点奇怪,却也说不上来怪在哪里。

    此刻看见小姐如此羞涩,又看到夜公子不善言辞的关心,她心中倒是有点了然了。

    “夜公子,我知道你很担心小姐,但毕竟男女有别,还是交给我吧。”月和委婉地说道。

    夜澈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卧房,青影也识趣地跟了出去。

    见屋内没有了男人的身影,阮九舞终于舒了一口气,对月和轻声道:“你身子这么虚,不用照顾我,我自己可以的。”

    说着,她就要挣扎地起身。

    “哎呀,快躺好,”月和将她按回床上,撒娇地说道,“我虽然暂时没办法像以前一样随时随地照顾小姐,但是抹药这种事还是力所能及的,小姐不要把我当成废物好不好嘛。”

    阮九舞拗不过她,索性依了她,但还是不放心地叮嘱道:“先吃一次花瓣。”

    月和听话地折下半片花瓣,小心地放入口中,细细地咀嚼起来,很快,她的小脸就扭成了苦瓜,吐了吐舌头说道:“真苦呀。”

    “呵呵,良药苦口利于病。”

    见她咽了下去,阮九舞又接着问道:“感觉怎么样?”

    “感觉……这花瓣在下咽的过程中,所经之处都是暖暖的。”月和摸了摸肚子,惊讶地说,”这里可暖了,可舒服了。“

    阮九舞点了点头,疲惫的眼神中尽是欣慰。

    “月和,那抹药的事就交给你了,我休息一下。”说罢,她终于安心地阖上了充满血丝的双眼。

    卧房内还点着油灯,光线幽黄明亮,然而她的眼前却是越来越黑暗,暗到她以为自己已经睡着了。

    可渐渐的,从极远之处似乎射来了一道白光,这白光不缓不急地将黑暗一点点融合,没过多久,眼前已经变成了日暮时分。终于,最后一丝黑暗也被吞噬,白光在她眼前猛地一闪,她下意识地精神一震。

    阮九舞缓缓睁开眼,看见面前的场景时,心中不禁猛地一颤。

    此时她竟然身处一片荒漠,更神奇的是,这片荒漠她很熟悉,似乎曾经来过。

    对了,她想起来了。

    几日前,爹爹不正是想要在这里喂她吃毒药吗?

    可是,那次是她的梦境……

    难道……

    她急忙低头检查自己的身子——

    果然,皮肤没有任何伤痕。

    难道她此时又是身在梦境之中吗,可是为何她的意识如此清醒。

    打量了一圈荒芜的四周,除了她之外,再没有半个人影。

    阮九舞定了定神,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即便这里再诡异,终究只是梦境,她只要熬到梦醒就行了。

    犹豫片刻,她谨慎地向前迈开了脚步,边走边侧耳倾听着四面八方的声音。

    突然,一阵大风吹来,顿时黄沙漫天,她匆忙抬起衣袖护住了脸颊。待大风过后,她放下手臂时,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她死死地盯着前方,不禁惊魂未定地倒退几步,浑身的血液瞬间冲至头顶,一个趔趄差点没站住。

    为何……为何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