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深渊归途 >> 正文 第588章 视距悬赏

正文 第588章 视距悬赏

作者:未见寸芒

    外城的人正如此前所处猜测的那样,并不是毫无战斗力的弱者,至少有一部分不是。“水银扳机”的成员便在这些人当中,而温冬阳和他们也算是熟悉。这些人负责为贵族们处理各种悬赏事务而过活,就像是黑刻处理屠夫一样,由于贵族总是有大量不同危险程度的悬赏下发,所以只要敢接就有钱赚。

    而外城是不存在原料生产项目的,类似种植、畜牧、矿产之类的工业在外城不存在,所有原料全部来自贵族的统一供给,陆凝所见到的那些造型怪异的工厂全部都是负责二次加工的厂房,将原料加工成各种工业成品后出售给外城居民。

    眼前的这个房子确实就是一所学校,门外传达室里面一名穿着贵族长袍,领子上印有eyesight徽章的男子再次确定了人数之后便给了众人详细的任务内容。

    “这一次的悬赏是百米视距,其中也牵涉到一些贵族家仆的孩子问题,因此我们需要很多敢于探查危险的人来处理这次的问题。”那个男子带着一股令人厌烦的高傲语气说道,“你们死了多少人的话,贵族都会予以补偿,因此不要在乎什么战斗损失,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将这次的消息带回来。eyesight必须要掌握这里的信息,而最后带来最多信息的队伍会获得最高额度的奖励,明白了吗?”

    陆凝这边很多都没听明白,不过温冬阳和蓝荼这两个领队倒是点了点头。

    “戴上你们的眼睛,进去,里面发生了什么目前还是未知的,有两支队伍之前已经进去了,还没消息传回来。”男子从屋子里丢出了一个盒子,蓝荼伸手抄过,打开来将里面的东西分发给众人。

    那就是“眼睛”,一个制作得宛如一颗眼球一般的圆珠,陆凝学着温冬阳的方式将它往自己领子上一贴,就自动贴附在了那里。

    “我们进去,握紧武器。”温冬阳将那份任务文件传给了众人。

    “温队长,关于里面的具体情况我们可是完全不明。”让看过文件眉头皱了起来,“这上面只有一些历史情况记述。”

    “如果是别的贵族的悬赏的话,eyesight会进行一个准确的评级,但是eyesight本身发布的悬赏就是他们也尚未掌握的东西,没什么具体内容也是正常的。”温冬阳说道。

    “喂喂喂……你这全都是纯新人吗?我还以为你刚才是在客气呢!”

    水银扳机当中一个全身大部分都换成了金属外壳的人开口说道:“温冬阳,这样的任务你就带着一堆新人来做?你也知道eyesight发布的悬赏随时都可能等级擢升吧?”

    “我当然知道,啪嗞。”

    这名字让晏融笑出了声。

    “是新人也没事,黑刻们都有好几条命,要支付点学费也是付得起的……”蓝荼摆了摆手,“进门进门,别死在里面就行。”

    这时候任务文件也终于到了陆凝的手上。

    百米视距——这个等级究竟怎么划分还不清楚,具体的内容也像让说的那样,是一些历史记录。

    这所学校在大约十五天之前进行了期末考试,然而奇怪的是,考试结束之后并没有一个学生或者老师出来,从校外的联系也一个个石沉大海。一些家长或者被委托来的人进入校园后也再也没出来过。

    即使凭借eyesight的信息搜索能力,得到的校园内的传出的最后一个信号也只是期末考试结束时的铃声。这个状况马上被进行了归纳整理,并发布成了悬赏。

    男仆所在的传达室实际上不在校园范围之内,也亏这人敢来这里坐着。

    而文件的最后则是一份名单,数名正在为贵族效力的仆人也有孩子或者亲戚在这里,务必查明这些人的状况,倒是没要求一定活着带出来。

    “这种事经常发生吗?”陆凝转手递给连笔生,开口问道。

    “百米视距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外城这地方就是会出一些问题。”温冬阳一步迈进校门,“不过eyesight既然发布了悬赏,目前来看还不需要军团出动来解决。”

    众人跟着走了进去,从大门往里走了不过五六米,陆凝猛然感到眼前一花,天空从普通的阴沉瞬间化为了烈火一样的黄昏,整个校园里也镀上了这赤红的色彩。

    “哦……”蓝荼将烟丢到了一边,静下心看了看周围,“座钟停止了转动吗?还是说这里的时间停下了?也许只是并发现象?”

    “云层移动,有风,不是时间锁。”温冬阳接口说道,“恐怕是校园里的问题,这帮学生真的在考试吗?”

    “那我们进去看看吧?”多萝西兴致盎然,“光是看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名堂,万一是多重复合空间造成的迷宫呢?”

    “感觉……会吐……”

    说这话的是水银扳机五人当中一个身高两米五左右的瘦高个,他带着一顶斗笠,一身打满补丁的麻布衣,背着一把枪口绑着镰刀的猎枪,也是个形貌怪异的人。

    “丹生,跟着我走,我罩着你啊!”多萝西笑眯眯地说。

    温冬阳瞥了那边的几个人一眼,然后回过了头,陆凝能看到他眼里闪过一丝庆幸,看起来自己这边的人比水银扳机那几个好带多了。

    “你们是新人,不过我依然需要你们来这个悬赏,希望你们能在这里展现自己的价值。”温冬阳对七个人说道,“我知道你们可能有很多疑惑,甚至根本不知道悬赏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么就跟着我走,听命令行事,学习着来。”

    陆凝等人连连点头,随后温冬阳就向蓝荼打了个手势,两人走在最前面进入了那座西洋式的大楼。

    刚进入楼内,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就扑面而来,毫无疑问是已经出事了。门厅和两侧的走廊中被涂抹了大量的血浆,甚至尚未凝固,一些残碎的人体碎块散在地面上,完全分辨不出原本属于哪个地方。除了艾利克斯脸色有点发青以外,其余的人对此依然眉头都不皱一下。

    “阿娜,能闻出来吗?”蓝荼问队伍里最后一个成员,一名戴着一只眼罩,提着军刀和霰弹枪的高个子女人。

    “新鲜的。”女人撇了撇嘴,“血腥味是为了覆盖里面的人味,只是手段太粗糙了一点,肯定有活着的,就是态度怎么样不好说了。”

    让看了一眼艾利克斯,艾利克斯摇摇头:“我的嗅觉只能针对死亡的气味,这里……太浓郁了,全都混合在了一起。”

    “仅凭嗅觉天赋可不行,有机会的话给自己做点强化手术,既然有天赋就好好发挥。”温冬阳说道。

    “是!”艾利克斯急忙应了一声。

    “那么……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说光是封闭条件也能把人逼疯,可疯到这种碎尸万段的程度可不是一般的情况做得到的。”陆凝说出了自己的疑问,“诸位应该此前也多次处理过任务,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不能说没有。”蓝荼又摸出了一根烟,“外城这地方压力巨大,一些粗制滥造但效果显著的强化手段又容易获得,人们为了发泄而能做出来的事情根本超乎你们的想象……”

    “那不太一样吧老大!”多萝西嚷了一声,“那帮人自己捣乱弄死了人也就是一个怪物,可这一整个学校都控制还能让eyesight都没办法获得准确信息,这可不是那些粗制滥造的东西能比的。”

    “嗯,所以多半是有人接触过遗迹。”蓝荼抽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

    “不管是什么,我们总得再看看,那些人都失踪了的话准时遇到什么了。”温冬阳指了指走廊,“诸位,请吧。”

    在这样一条走廊里行走令人相当不适,陆凝花了点时间才放弃试图躲开地上肉块的行动。走廊很长,应该说学校建筑的面积相当大,依稀能看出此前算是个富丽堂皇的建筑物,只可惜如今已经变成了炼狱般的景象。绕过走廊,前方能看到一间教室,教室的门紧闭着,唯一的窗口被血肉糊住,无法看见里面的情况。

    “开门?”温冬阳瞟了一眼蓝荼。

    蓝荼默默让开了位置,后方的多萝西从罩袍下面丢出了一颗手雷,直接砸在了小窗的血肉上面,一声轰然引爆的声响,整个门都被炸了个粉碎,但两米之外却只是感到了一阵爆炸的余波。

    “呀吼~我看看这里面是怎么……”多萝西蹦蹦跳跳地来到了门前,刚要往里面探头,猛地一个后仰,两个速度极快的东西从门里飞出,擦过多萝西的脑袋,斜向上钉进了天花板里面。

    那是两支钢笔。

    多萝西依然是一脸笑容,语气却变得危险了起来。

    “真是热情的欢迎啊~”

    她终于撩开了罩袍,随着一声金属固定声响,十根枪管同时对准了教室内部,她的两只手握着两个小型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同时按下,顿时枪声轰鸣,子弹形成的金属风暴扫荡了整个教室内部,大量弹壳从罩袍下方掉落,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陆凝不得不捂住耳朵才稍微减弱了这个噪音,硝烟的味道甚至盖过了血腥气。

    大约十几秒后,多萝西打空了一轮子弹。

    蓝荼叹了口气,扒拉了一下她的肩膀让她站到后面去,自己走到门口,将烟弹进了教室里,那一点火星在空中打了个旋,变成了一盏亮得能照亮整个教室的光。

    教室里和走廊差不多的景象,而且因为之前的扫射,所有桌椅全都被打成了一团稀烂,而在这当中,却唯有一个完好无损的目标,他和他的课桌仿佛半点都没收到外来的伤害,血肉子弹的痕迹全都没有。

    这是一个男生,他留着学生普通的寸头,戴着一副眼镜,嘴角勾起一丝自信的微笑,起身转头看向了众人。

    “又是新的挑战者吗?”

    “小子,你最好快点说明白这里是怎么回事。”蓝荼将双手插在口袋里走进了门里,“刚刚那两支笔是你扔的?”

    “当然不,那只是学校对不遵守校规同学的惩罚。”男生理所当然地说,“使用暴力的手段打开教室的门,肯定是违反校规的。”

    “这小子在说什么?”啪嗞也走进了教室,“他是不是已经疯了?”

    陆凝站在外面还没进去,连笔生、让和晏融跟着温冬阳进入了室内,两个队伍不约而同地留了一半人在外面,预防变数。

    “你是觉得,这学校都变成这样了,还要遵守校规是吗?”蓝荼问。

    “变成什么样了?”男生反问道,“如果都不遵守校规校纪,那设置这些有什么意义?像以前那样,特权阶级能随意利用权力,混混一样的学生拉帮结伙就正确了?那么我们这些用功学习却没什么背景的学生就应该被欺负吗?”

    “我并不是来听一个学生抱怨学校里受的委屈的。”蓝荼摇了摇头,“你这事情应该和你的家长说。”

    “他们只会告诉我,那是大人物,躲着点!或者别去和那些小混混交朋友!如果真能躲开,为什么不让我转学呢?”男生冷笑,“真是奇怪,这里是学校,学习才是我们的主业,结果学习成绩反而成了这里最不被重视的东西?连老师都是一样的货色。现在,学校终于变得像一个学校了,这不对吗?”

    “所以说,这些人都是怎么死的?”蓝荼划拉了一下,“因为学习不好?”

    “当然,他们在期末考试中成绩不如我,理所当然就要被淘汰掉!这里是学校不是吗?”男生往前走了一步,而地面的血肉居然就像是有生命一样避让了开来,“只有刻苦学习的学生才是这里最珍贵的财富!就算是你们——啊,我看得出来你们是什么人,也许你们在外城随手能捏死几百个我这样的小角色,可是如果你们没有成绩,在这里你们就赢不了我!”

    “那么,请问如何获得成绩呢?”温冬阳轻声开口。

    男生愣了一下,紧接着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当然是考试啊!你上没上过学?不考试哪来的成绩?”

    伴随着他这句话,一扇崭新的门骤然出现在陆凝眼前,封死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