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为什么剧情都不按剧本来呢 >> 第42章 谋策

第42章 谋策

作者:召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为什么剧情都不按剧本来呢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柳江是在一棵金钱松下找到贺致汀的。

    柳江故意咳了咳,想吸引他的注意。

    谁料他连脸都不抬一下,皱着眉包扎伤口。

    柳江走近,故意说:“需要帮忙吗?”

    “刀。”他简言意骇地说。

    柳江从储存袋里拿出了刀。

    他用刀淬了火,直直地挖出了腐肉。

    柳江都替他心惊。

    用布条包扎好伤口后,他站起来,眼皮抬了一下:“有事快说,无事快走。”

    顿时,柳江那爆脾气啊,靠,她好心好意为他服务,他居然还这样对她。

    柳江冷笑了一声:“有事,你长的真丑,碍到我的眼了。”

    贺致汀一言不发,走了。

    柳江:“系统,这个人真贱,我不想和他合作了。”

    系统:……

    哼,凭她的聪明才智,也可以找到凶手。

    柳江自信地想着,然后就回了南山堂睡大觉。

    一觉睡到大天亮,柳江感觉全身都舒服了不少。

    啊,这才是生活的真谛。

    起了床,柳江去上早修。

    果不其然,陈意已经占好了一个洞府。

    “师姐,过来,我在这。”陈意看见她,使劲地挥手。

    柳江走过去,不客气地占了一个蒲垫,舒服地坐下来。

    “把修真界最近的消息告诉我。”柳江眯着眼睛说。

    “好的,师姐,”陈意跟倒豆子似的说了出来:“北海龙王的女儿失踪后,他们就一直去追,听说遇到了与那贼人交手的一个归海宗的弟子,听那弟子说,那贼人十分厉害,会分身之术,那弟子不敌,受了伤,让那贼人逃跑了,现在北海龙王正在大力搜布君黎山呢。”

    柳江警觉地问:“那弟子叫什么?”

    “好像叫什么贺,贺致什么。”陈意努力地想。

    “贺致汀?”柳江皱眉。

    “对,对,对,就叫贺致汀。”

    这事怎么越来越复杂了呢,柳江现在脑子一盘浆糊。

    “师姐,师姐,你在想什么呢?”陈意呼喊着她。

    “哦,”柳江回神。“我在想那贺致汀跟那贼人有什么关系呢?”

    “什么?”陈意不解地问。

    “我总觉得,那贺致汀不是偶然和那贼人交手的。柳江揉了揉眉心,这事太复杂,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

    陈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算了,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熬过这该死的早修吧。”柳江叹了一口气,躺在了地上。

    陈意也躺在了地上。

    还没躺一会儿,查课的吴言很快就过来了。

    不出所料的,柳江又被记过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早修,柳江去了藏书阁。

    童桐反常地没在那里。

    柳江这才想起来,现在童桐成了掌门的亲传弟子,肯定在主岭那里。

    柳江不自觉地感觉酸酸的,现在想见个面比登天还难。

    唉,无奈,只能回去了。

    柳江看不见,在她回去的路上,一个人影从红衫树后闪出来。

    呵,孙栀的手心紧紧地掐着,终于让她找到把柄了。

    吸了一口气,她准备好,去了碧血轩。

    在碧血轩门口的桥上,她看见了简南竹。

    她深吸了一口气,去了桥对面。

    简南竹正在投鱼食。

    他嘴角带笑,似是很高兴。

    孙栀停在离简南竹半尺之内的距离,看着那鱼食,笑着说:“简师叔好雅兴,还在这里喂鱼。”

    “有事?”简南竹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简师叔,你看着鱼,得了鱼食还想要,总是要撑死了才心满意足。”孙栀笑着说。

    “是啊,这就叫贪得无厌。”简南竹也轻笑,回头看着孙栀:“这鱼,就像某些人一样,贪得无厌。”

    “简师叔说的极是。”孙栀笑了。

    “什么生意,说吧。”简南竹喂完了鱼,懒洋洋说道。

    孙栀笑了,“师侄听说,木束岭坐下的大弟子吴言性格古怪,有时候,就如同两个人一样……

    话还未说完,她的脖子就被简南竹掐住了,“你知道什么?”

    “咳,咳。”孙栀艰难地呼吸,“我可以说,但你要先放下我。”

    简南竹这才放手。

    孙栀大口大口地呼吸。

    “说,别磨磨蹭蹭的,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简南竹眼睛眯起。

    孙栀笑了:“看来简师叔是真的对童师叔情深谊厚啊。”

    简南竹嘴角微扬,“我和她的事,还论不到你插手。你这个娄蚁,”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孙栀拳头握紧,低着头:“我自知自身卑微,自是比不上童师叔,但这不代表我就不知道一些事。”

    “哦,什么,说来听听。”简南竹目光危险。

    “比如,童桐喜欢柳江”她轻声说道。

    “然后呢?”简南笑得漫不经心,但孙栀知道,他就是一条毒蛇。

    “我们可以把离魂这件事说出去。”她轻声说道。

    “那我有什么好处?”

    “当大家都知道了离魂的事情,所有人都会觉得童桐和吴言才是一对,掌门也会为她们赐婚,柳江自然大怒,到时候,她们闹起来,童桐心神不定时,你趁虚而入,你觉得怎么样?”孙栀笑。

    “你怎么能保证计划能成功?”简竹南眯眼。

    “就算成功不了,你也没有什么损失的,相反,童桐会更依赖你,她被推到风尖浪口,能仰丈的人,自然就是你了。”孙栀笑的恶毒。

    “好。”简南竹笑。

    此刻,柳江正在无聊地画画。

    她以前走的是艺考,学的是美术,说来讽刺,这美术还是为薛子明学的。

    柳江自己做了一根铅笔,找了一张白纸,随便地画着。

    画着画着,不自觉地就描出了童桐。

    她想着童桐的眼睛,想着她的薄薄的嘴唇,想着她的淡淡的语气,就不自觉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