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在一充江湖当童工的日子 >> 第61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看

第61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看

作者:狗爹没有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在一充江湖当童工的日子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大雨倾盆,酝酿了许久终于是下了下来。好在众人都早早准备好了,此时就在这山神庙里边候着这样一场大雨。

    屋外的马匹已经在捡拾起来的干草和枝丫重新搭起来的草棚子下边躲雨,似乎连马儿也不愿意多被淋一下。

    本身就有棚子的架子只是干草腐朽空了许多,即使镖师们没能找到多少也能将棚子重新搭起来了。

    而马车则是由着被淋,只是斜斜盖上了一层干草,雨水落下大多就顺着滑下去了,也没有沾着多少水渍的。

    余下的人则是都进了山神庙里去避雨。小庙不大,但是装这一趟十人还是余下三五人的空余。

    可惜庙体短而平,即使人数不多也没能聚在一起,只能分开做了两个火堆,就着屋外的雨声开始吃东西。

    老庙虽小,但是当初建起来的时候倒是没有偷工减料的,所以在今天也还没出现什么破旧的地方。若不是稀少的香火和积满的灰尘,众人怕是都要以为那是个常有人进香的神居了。

    “跨啦!!!”

    如之前那般无雨惊雷还让人惊吓,此时的雨中惊雷却是显得正常许多了,只是让人觉得这雨似乎要更大一些一样。

    “四月的雨啊,来得正是时候...”

    “这山雨来势汹汹,一时半会怕是收不住了。”

    一路走来没有出声的老人家倚着门轩感叹一声,却在那元朗镖头说到无法继续前行的时候脸上又遍满了忧愁,紧了紧怀里的小孩没有说话,只是那脸上皱纹像是无声之言,句句锥心。

    “不过不怕,这里离着咱们的家已经不远了...”

    没有说什么具体的,即使这样老人也没有放松下来,抱着怀里的小孩看外面的雨出神。

    “这雨得在明早才停了,还是想想晚上怎么休息的好。”

    当心的话让伸出棍子扒拉火堆的严世好奇了起来,稀罕地将棍子戳灭了火抽出,朝着当心问询起来:“你怎么知道明早四更就停的?你还会算卦?还是你和龙王爷亲戚?”

    当心笑而不语,只是那才看完外面有无情况的元镖头将视线收回来,闻言朝着那好奇不已的公子哥解释起来。

    “这谷雨时候就是这般,这不有句俗话嘛,叫‘早雨晴一日,晚雨到天明’,太阳也要下山了,这雨不就是得到明天去嘛!”

    “嗐!竟然还有这样的俗语,我怎么就没有看到在哪本书里记载的?”

    “哈哈哈,乡野俚语,那些先生们应当是不屑将其载进去啦...”

    就着那烧黑的棍子将元镖头说的话写在地上,一地青石倒是让那一句话能被些了出来,让周围一群原本还想笑这公子没有常识的众人都带起了尊敬。

    几个趟子手年轻,只觉得那字已经比平时见到的告示要好许多,原本要笑出来的声音被憋了回去;而有所见识的人则是感叹着笔精墨妙,而且用那一点点烧黑了的棍子来写又平添了三分困难,知晓的人则是愈发觉得这小公子不简单了。

    “好啦,这下就写进去啦!”

    将已经重新露出原本模样的棍子重新伸进去挑火堆,严世没有发现围着火堆的众人都忍不住收了收脚,生怕一不小心将字蹭掉了。

    “呀,严公子的字是真好看呐,比我地图上的字还要好看。”

    却是那迷路的剑客点头称赞,当心也是不自觉地收住了脚,没有因为自己腿短就随意的意思。熟悉的人都知晓,那是对学霸的敬仰,仿若早读之前自学霸手中得到昨日还未做的作业的样子。

    “厉害厉害。”

    “嗯。比我见到的都要好。”

    一众称赞声音让严公子飘飘然,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左右看大家,心里不自觉有些澎湃,却又不知那是什么。

    “这字比村里的告示都要好。”

    就连那老人家都忍不住说了一句,让一路走来看着没有什么常识被众人解释了一路的严世心中澎湃达到极点,口中讷讷就要说些什么。

    “吧嗒吧嗒吧嗒吧嗒~~”

    “哗哗哗~~~”

    雨中脚步和雨点落在身上的声音传到了众人耳中,当心严世和那剑客还未有什么,只是另外的几人神经都崩了起来。

    元朗双手撑在地上就起了身,另外一团火堆的人也是起身,角落一人一斤转身把身后的包裹抓到手让众人抓取,“铮铮铮”的出鞘声音之后,手里就多出了一把刀来。

    原本温暖的火光照耀在刀身而后折射在墙上,让暖意十足的庙里众人如坠冰室,一派肃杀。

    当心三人也是察觉到了不对,一同起身看向了屋外。

    “西山居跑商人赵清途,和弟兄们从羡鱼港归来。长途跋涉又遇大雨,里面的朋友可否行个方便,让兄弟们进来避避雨啊?”

    “原来是西山居的众位英雄,请进来吧。”

    门已是大开的,各个趟子手重新蹲下去,看着已经是没有了敌意的。只是当心和严世这边看来,几人的长刀还未合鞘。

    庙门本就没有关上,那元镖头在门前拱手,侧身似要让对方进来,声音在雨中没有半分低小了去。

    “哈哈哈哈~~不知贵帮毛天舵主近来可好啊?涵雪楼一别已经是三年不见了。”

    声音洪亮而友善,让人油然一种许久不见相交挚友的感觉。那雨中来客继续向前,已经及了庙门,被庙中火光映了脸。

    “还好还好,年节时候还一起喝酒来着呢。想来阁下也是西山居故交了,不知如何称呼啊?”

    “好说好说,在下动手!!!”

    一道惊雷映照得屋外一片雪白,让元朗等人看清神庙之外院子里数十人的模样。惊雷之下一片亮白,连那片刀光看起来都显得不那么明显了。

    “kuangkuangkuang!!!”

    原本就蹲着警戒等待命令的众人顿时冲出去,手中长刀挥舞之前已经先把庙门踹开,而后合身而上,没有被狭窄的屋子限制住了身形,且得了那一个先机,已经是把那门前五人打了个措手不及,鲜血淋漓,哀嚎遍地。

    没有什么狠话叫嚣的,院里淋雨众人在看到不妙也是顿时冲了进来,只可惜还是差了点时间,而且许是淋雨许久赶路许久体力不支,竟然没能抵抗多少就被冲散了去。

    院落本就是泥土院子没有铺上青石,在雨雨后更是滑了许多,在众人倒地之后飞溅起来的都不知是泥点还是血浆。

    惨叫被雨点声音吞噬,没能传出去多少。天上惊雷除了一开始时候的那一点就再没有出现,似引出了这样血腥事情之后就退去了一般。

    “为...什么?”

    “呲!”

    那首领的问询并没有被应答,一刀之下就身首异处,一片雪亮自天边照耀整片天地,让元朗脸上那片猩红异常惹眼。

    一片雪白之中满是皱纹的脸尽显森然,丝毫没有往日那种慈眉善目的感觉。

    角落老人收拢了怀里的孩子,脸上却反而放松了下来。

    “为什么?”

    这次问出话的却是那前刻还一脸赧然的严公子,而身侧则是那原本迷糊的负剑剑客,一脸肃然,宝剑已是握在手中。

    遍地血腥当中,相处几日的众人不自觉就分做了三团。

    提着刀在屋外处理尸身的一团。

    屋子里背着火的年轻三人做一团。

    还有最里屋的一老一幼两人一团。

    几扇大门被踹开,点点火光在涌进来的风中飘摇不定,不复之前一派和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