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香蜜之君非良人 >> 番外九十八

番外九十八

作者:皓月无影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香蜜之君非良人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等他们到时,锦觅已经在为儿子输入灵力。

    “怎么样?”润玉问岐黄仙倌。

    岐黄仙倌拱手“棠樾公子的情况非常特别,小仙从未遇到过。”因为没见过,所以束手无策。

    翾武上前,走到床边,看着棠樾的身躯若隐若现,而锦觅的灵力根本是石沉大海一般“他的灵识呢?”

    “灵识丢了大半。”岐黄仙倌已经查过“如今只能暂时用灵力维系他尚存的一半灵识。”这也是锦觅为何这般不要命的为儿子输入灵力。

    “怎么会这样?”润玉见过去健康的孩子如今似有若无“这样用灵力要多久?”

    岐黄仙倌低头。

    屋子里不宜人过多,所以他们又都出来。

    翾武见岐黄仙倌不确定的态度“得去问龙儿要转灵石,先将孩子情况稳住。”比起他人,他的灵力更深厚些,救人要紧。

    牡丹芳主不由看了翾武一眼。

    润玉眉头颦动“团团在哪儿?”团团身上有一块可让灵力源源不断而出的异宝灵石,夙三娘给的四宝灵玉,有那块灵石应该就可以稳住棠樾的情况,转头“去寻公主过来。”

    “团团?”翾武转眸“团团那么个小不点能做什么?”

    润玉吩咐人去寻,并且告知一下妖君宠,因为那件灵宝属于妖界,问她求一块转灵石过来。

    “陛下,我们发现棠樾公子时,他身边还躺着一位魔界男子。”岐黄仙倌告知“也在昏迷中,现在无法确认棠樾公子的问题是不是他造成的。”

    “魔界人?应该不会吧,是旭凤的旧敌?”翾武先询问“他如今在哪里?”

    破军来禀告“在另一边,陛下,这位男子很年轻,但身上是玄衣金线的装束,衣裳上有神凤图案。”所以他们不敢放松。

    润玉剑眉微动:黑衣金线?神凤图案?黑衣金线在魔界一般只有魔尊和几位重要的长老方有资格穿着,而且是凤凰做标志图案,很年轻的魔界男子?哪位新魔王?鎏英是在与妖界一战后做了很多调整,是新提拔了谁?

    就在他们不远处的一间草庐中。

    妖君宠正双臂环胸的站在床头,看着床上躺着的昏迷男子:长的很好看啊,皮肤雪白的,五官也不错。

    “娘亲你别光看了,快治治二哥哥呀。”团团拉扯她衣袖。

    “他没事,就是一下子承受太多的幽冥地气,受不住。”妖君宠已经替他祛除了大半:你二哥哥,长的不错,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此?团团身上的是时之气太浓,而他身上却是幽冥地气?

    团团是因为寰谛凤翎的异动而跟着它而来,也看到娘亲为他祛除了什么,不过还是很不放心,幻变出了冰帕子,小心翼翼的放在陌染哥哥额头“娘亲,他何时会醒?”

    妖君宠伸出手指,探到他额头“他体内被压制的魔气和灵力在恢复了,应该就能醒。”也许团团怎么会出现在此之谜他能解答,有意思。

    “妖君。”邝露找来了。

    妖君宠回眸“何事?”

    “陛下在寻公主,翾武殿下也想请陛下赠一枚转灵石。”邝露很恭敬。

    妖君宠不动声色“转灵石?谁伤了?”

    “是棠樾公子。”邝露知道瞒不住她。

    妖君宠黛眉蹙起,有些吃惊的表情显露,不由转眸看向还昏迷的‘二哥哥’“邝露,棠樾是什么情况?”

    邝露将自己知道的大概情况告知了她。

    妖君宠牵起团团,走出了房间,不过也在草庐外设下自己的结界,是囚禁也算保护。

    来到不远处的茅庐。

    就瞧见他们二人都在屋外。

    “龙儿,我需要转灵石。”翾武也不客套:虽然不喜孩子的母亲,但孩子的确无辜。

    妖君宠让团团去她爹那里“还不知情况,你拿什么救。”然后走入草庐。

    翾武跟她也转身入了草庐。

    锦觅还在为维持儿子一半的灵识而输灵力,不过她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妖君宠走到床榻边,抬手就断了锦觅的白用功,双手剑指而出,赤色灵力而出,笼罩住了棠樾全身,然后棠樾的身上的红色灵力被吸引,那种若有若现的状态就恢复成了如常,棠樾看上去只是睡着了般。

    锦觅见状大喜,上前“棠樾……”

    “他还醒不了。”妖君宠收回手。

    锦觅坐到榻边“他到底是怎么了?你又,做了什么?”

    “你不会怀疑是我对他动手的吧?”妖君宠退了一步“我这还没救活棠樾呢,就斗米恩担米仇了?”假意怕怕。

    “你遇到过这种情况?”翾武自然不会这么认为“这孩子是怎么了?”

    “我也只是在书里看到过,没想到老爷子真做得出来。”妖君宠口气不佳“怎么说呢,就是两个世界相同的人出现在一个地方,互相碰触,灵力强的一方就会取代另一方存在于这个地方,因为天命不允许一个地方存在相同的两个人,每一个人都是独一,一份天命不可能两人共享。

    众人一下子都没能说话,在消化她的话。

    “不同世界,相同的两人?”润玉脑子转的最快“就是说棠樾遇到了另一个自己?”

    “不算是完全的自己,应该说他遇到了同样神凤的血脉,不过因为母亲不同所以棠樾没有消失,而是消失了一半。”妖君宠以点头的方式给予润玉回答肯定“他体内属于旭凤的血脉已经完全消失了,他现在严格意义来说与旭凤与你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已经不是旭凤的儿子,自然也不是你的侄子。”

    锦觅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爹爹,二叔,你们怎么只担心裙带菜?”团团仰起头看向润玉和翾武“二哥哥来了,还昏迷了,就在前面的屋子里,你们怎么都只关系外室的孩子?二哥哥都没人照看!”蹙起小眉头“二叔!我要告诉二婶,你对二哥哥不好。”

    “二,哥哥?”翾武不知只缘由,看向妖君宠:谁?

    妖君宠弯起嘴角“团团说那个和棠樾一起被发现的孩子就是你和妜灼的独子,团团的堂哥,魔界少主陌染殿下。”

    一句话出。

    草庐内安静无声:这是又过来了一个孩子吗?

    锦觅一时间则觉得从头到脚被一桶冰水浇过:团团的堂哥!

    妖君宠正视润玉“我也很郁闷,过来的不是容琛,不过陌染那孩子,长的真挺好看。”

    ……

    屋外。

    大家都走了出来,包括锦觅。

    “谢谢你救了棠樾……”

    “哎哎哎,话我们要说清楚,谁救了你儿子啊。”妖君宠抬手阻止锦觅苍白无力的感谢“我只是稳住了他的情况,离救他可还差很远,我根本没办法救他,这,真无能为力。”

    “那,要如何才能彻底救他?”为母则刚的锦觅此刻真是听话听音“是要旭凤的血吗?”

    “算是吧。”妖君宠朝润玉挑眉“唉,天帝陛下,想不想让棠樾做你儿子啊?是个机会哦。”坏笑。

    “都这个时候,差不多行了。”润玉言冷眸厉,不是凶妖君宠的不正经,而是有些恼怒她这轻易将自己‘送’出的话语“棠樾如何能醒?”问大家都想知道的正经问题。

    “有本事你自己去救啊,血灵子不是用过嘛。”妖君宠本想逗逗小奶龙,没想到他真炸毛了,口吻也坏了几分“棠樾失去的是父亲那方的血脉,这个时候有男子将自己的血脉放入,棠樾就会成为他的孩子,看来我家老爷子是打算报复到底,这是要彻底抹去旭凤的存在。”

    “彻底抹去?可翾武还在啊。”连翘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让他救棠樾啊,棠樾毕竟是他的孩子。”

    妖君宠看向翾武“你想救吗?”

    翾武眸微动“不想。”突然异常冷血,在屋子后他突然意识到这就是苍芜帝做的事,他不能救,若打乱这位老爷子的计划,屠褐、鸟族都会不保。

    “你到底是不是人啊,自己儿子不救?”连翘大喊起来。

    “我的真身是凤凰。”并不是人,翾武冷笑一下“龙儿,这花界还是得你来治,连个小小的花精都敢与人叫嚣了。”转眸“我不救,花界之人想如何?当初太微先弃梓芬、而后强霸、接着弄死,你们这些小花又敢如何?只会耍耍嘴皮子,可梓芬的女儿又给太微生了孙子,我儿子?抱歉,我对踩着全家尸首和仇人之子在庭院就苟合的野花根本没半点兴趣。”转眸看向润玉“或许陛下更想有个表现的机会。”

    一句话刺的锦觅一下子就有点受不住了:苟合……

    “嘿,我让你劝姬少卿,你怎么被他给绕进去了?”妖君宠朝翾武丢石子“别欺负我男人,这个,只能我欺负。”

    “州官了啊。”翾武抗议。

    妖君宠雅痞“你这么空,赶紧看你那个好看的大儿子去,团团,给你二叔引个路。”

    团团正等着这句话,过去就拉翾武“二叔,二叔,我带你去。”

    翾武敢‘怒’不敢言,被团团拉走。

    妖君宠挑了一处靠着“瞧见没有,翾武是想通了这就是老爷子的计划,老爷子也知道翾武会懂,才让他复活,这报复绝对彻底,佩服。”对花神而言,真是诛心,苍芜帝果然城府太深。

    润玉有些诧异翾武的突然改变,刚才他还愿意救棠樾,怎么突然……由她提了一句也领悟了。

    ※※※※※※※※※※※※※※※※※※※※

    这只是开始感谢在2020-06-06 21:54:58~2020-06-07 22:36: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罗云熙的正宫、沉积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