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被揣崽omega找上门 >> 8豪门老男人的作精小娇受

8豪门老男人的作精小娇受

作者:眠眠咩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被揣崽omega找上门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8

    顾昀宸看着陈落羽的回复,松了口气。

    刚才陈落羽生气跑进浴室里,还将门锁起来,他紧张的差点都要把门撬开了,生怕陈落羽想不开在里面做傻事。

    好在他在撬门之前看了陈落羽的文,了解到了主角受人设的精髓——贪财,文里也出现过攻和受吵架的情节,攻就是给受发了个红包,受不仅消气了,还立刻投怀送抱,坐上去自己动,一夜七次,差点把老男人榨干。

    他倒不是因为期待后面榨干的故事情节,他只是希望陈落羽能消气。

    好在陈落羽完全按照人设走,立刻就消气了。

    顾昀宸松了口气,才转身坐下,浴室门就被陈落羽推开了。

    陈落羽身上什么都没穿,就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而且那条浴巾围的还非常歪,将他侧面的胯骨大腿以及半遮半掩圆润的……

    顾昀宸指尖一抖,手机从手里滑落砸到了他的大腿上,他还来不及反应,陈落羽已经走过来,抬腿坐到了他的身上。

    陈落羽抬着手指勾起他的下巴,“说让你在床上等我,你好坏啊,想在椅子上做。不过也好,咱们还没在椅子上来过,也挺新鲜。”

    顾昀宸喉结滚动,他没想到就在二十几分钟前还跟他吵架,嘲笑他成为前男友的男人现在居然这么自然的勾引他。

    顾昀宸拿起一旁的外套披在他肩膀上,“你拍了一天戏,现在不去休息,明天起不来床。”

    陈落羽向前靠了靠,用他毫无遮拦的十厘米跟顾昀宸衣着规整的十八点五打了个招呼,“我起不来床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被你日的。”

    顾昀宸捏住他的腰,把他往后抱了抱,“别招我,我可不想让这部戏男主都会变成瘸子的诅咒传说在整个剧组疯传。”

    “来嘛,人家都做好准备了。”陈落羽说着拿出一个盒子递给顾昀宸,“你看,我还用了这个,一会保准你满意。”

    顾昀宸皱着眉接过来,本以为是润滑之类的东西,结果看到上面几个*部染色、粉嫩之类的词,顾昀宸立刻就将盒子捏成了一团,“你乱用什么,你原本就很……”

    他气的说不出话来,起身把陈落羽抱起来按在床上,想给他检查检查他做了什么,有没有因为用一些奇怪的东西伤到自己。

    结果颜色还是以前那个颜色,浅浅的,粉粉的,就像樱花果冻,还有点水润润的。

    陈落羽嘿嘿露出一个得逞的笑,“不用点特殊手段骗你,你会看我的……”

    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顾昀宸给吻住了嘴巴。

    这张嘴巴太气人,在不确定他下一句话要说出什么更惊人的话语出来时,顾昀宸要先想办法堵住。

    纵容陈落羽的结果就是第二天两个人都睡过头了,顾昀宸将浑身瘫软的陈落羽从床上扶起来,看他软趴趴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没忍心把他叫起来,干脆给他跟导演请了假,说他昨晚吹了风感冒了。

    陈落羽迷迷糊糊的醒了,“老顾,我饿了,我想吃烤土司。”

    “恩。”顾昀宸点头答应着,给客房服务打电话。

    陈落羽继续说:“要抹草莓酱,不要花生酱,还要喝牛奶,要三十七度的,omega的肠胃都很脆弱的,不能喝太烫的,要和我体温一致的。”

    挑三拣四的说了半天,吃了一口就又睡了过去,手里的吐司也掉下去拍在了地上那条他昨晚围着的浴巾上。

    ……

    陈落羽清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了,他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发了好长时间呆,“三点?才三点外面的太阳怎么这么亮?现在天亮的真早啊,不愧是夏天啊。我再睡两个小时,老顾,五点叫我。”

    顾昀宸:“恩,你再睡两个小时天就黑了。”

    才刚躺回到枕头上的陈落羽听到这话,惊得再次看了一眼时间,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声音沙哑,“下午?”

    他说完捏了捏自己的嗓子,“我这嗓子怎么了。”

    顾昀宸:“……”昨晚□□的结果。

    之前顾昀宸跟陈落羽做,陈落羽也会忍不住叫出声,但是哪次都没有昨晚的浪,这也是让顾昀宸没有控制住,被刺激的来了一次又一次。

    陈落羽接过顾昀宸递过来的水,一口气全喝了,缓过来一些,“都怪你,我明明想做一个敬业的演员,结果从起跑线上就被绊了一跤,老顾,你就是我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顾昀宸接过他手里的空杯子,“恩,这军功章有我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怎么能有我的一半呢,这全怪你。”陈落羽抱着枕头吸了吸鼻子,“要是你阳.痿,我不早就成国际巨星了?”

    顾昀宸:“……”

    陈落羽倒回床上,“老顾你也太不是人了,你是不是忘了我还怀着孕呢?万一孩子没了怎么办?”

    他说着掀开被子想看看自己的肚子,结果瞥见了一旁椅子上搭着的浴巾,上面有一块红,“那个,是不是我的血?完了!我流产了!”

    顾昀宸:“……”那是你早上吃的草莓酱。

    ※※※※※※※※※※※※※※※※※※※※

    陈落羽:“qwq呜呜呜,我的孩子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