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被揣崽omega找上门 >> 8总裁独宠天价Omega

8总裁独宠天价Omega

作者:眠眠咩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被揣崽omega找上门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8

    下午顾昀宸带着陈落羽和陈清明一起回陈家拿行李。

    去之前,他给李梦打了个电话,现在李梦拿着陈家的钥匙,过来帮他们开门,顺便李梦也想知道陈落羽的病到底怎么样了。

    李梦先他们一步到了,站在门口等他们,没一会就看到顾昀宸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牵着陈落羽的手向他这边走过来,他们身后还有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专门给他们俩打伞,顾昀宸那样就像领着太太逛街的大佬一样,不仅自身气场十足,还带着保镖。

    “表哥。”陈落羽离着老远就给他打招呼。

    李梦意外的看着他,“你还记得我?”

    他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顾昀宸,“你不是说他失忆了么。”

    “恩,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还记得之前少部分记忆。”顾昀宸跟着他上楼,路上简单的跟他讲了一下陈落羽的病情。

    李梦担心的看了一眼跟在身后傻乐的表弟,“能治好吗?”

    “不确定,我会给他找医生做进一步的治疗,”顾昀宸说到这,顿了片刻,“这几年他过的怎么样?”

    “不清楚,毕业后他找了个比较大的企业工作,眼看都升上经理了,又辞职了,原本说买房也没买,而是把家里的老房子卖了,填了钱买了现在这个复试,”表哥摇头,“后来他一直躲在自己房间里,也不出门,也是后来我才知道他改写小说赚钱的,不过前阵子又失业了。”

    “我看很多人在看他的文,他怎么会失业?”顾昀宸不解。

    “谁知道呢,会不会是他父母干涉,不让他写了?”

    两个人说着到了陈落羽的家门口,李梦打开门,顾昀宸向里面看了一眼,面积很大,装修也是按照父母那辈喜欢的豪华欧式风格装的,他还记得陈落羽家的那个老房子,四十平米不到,位置偏僻,估计卖了也就能买这里的一个厕所,按照李梦的说法,这个房子几乎是陈落羽一个人买的。

    既然陈落羽跟爸妈的关系不好,为什么还要买这么大的房子一起住,难道传闻有误?

    他转头看陈落羽,叫他进来,可是却没在门口看见人。

    “六一?”顾昀宸走出门,看都陈落羽站在下面一层的楼梯口看着自己,好像很害怕进去一样,“我在这里等你们,快点。”

    李梦担心表弟,“要不然我带他去楼下的咖啡店等你,你自己去吧,他就住楼上那间房。”

    顾昀宸点头,“我很快就出来,麻烦你了。”

    “我麻烦你才对,毕竟我表弟已经跟你分手了。”李梦当年很看好表弟找的这个男朋友,当年他们分手自己还可惜了好一阵,现在表弟病了,顾昀宸又回来照顾表弟,他觉得这是上天给他们了一次破镜重圆的机会,“他看病的钱我来出,他就麻烦你了。”

    “不用,用不了多少钱。”顾昀宸接过李梦手里的那串钥匙进了顾家,他没有在一层停留,直奔二楼陈落羽的房间。

    陈落羽的房间是个小阁楼,房间一半的屋顶是斜着的,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衣柜、床、书桌,家具虽然少,但是很杂乱,到处堆放着各种书和本子,还有一摞一摞的写着内容的纸。

    他将门口堆放着的一摞纸拿起来翻了翻,里面是陈落羽写的故事大纲和人设想法之类的东西,他挑挑拣拣,将一些有用的纸收集起来,准备拿回去研究。

    他又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装进包里,电脑里应该有更多关于陈落羽小说的内容,方便他更加了解陈落羽和他的病情。

    他顺手又拉开抽屉,里面有陈落羽的证件和一个碎了屏幕的手机,再往里面翻,他找到了一个游戏机。

    看到这个游戏机时,他手指一顿,这是他大一的时候送给陈落羽的生日礼物。

    大一时陈落羽说给顾昀宸过生日,结果顾昀宸把自己生日给忘了,让陈落羽在餐厅里等了他好几个小时。

    “你根本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当年的陈落羽气鼓鼓的瞪着他,伸出五根手指,“五分钟之内给我解释清楚你去哪了。”

    顾昀宸摘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是陈落羽喊了一个月,一直想买的游戏机。

    “生日快乐。”顾昀宸熬了几个通宵,跟着学长们做了个项目赚的外快,给陈落羽买的。

    那时候的陈落羽看到他手里的盒子,眼圈红红的,“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给我送生日礼物。你连我生日都记不得了?”

    “记得。”顾昀宸平时话很少,不会说甜言蜜语,“你生气了,现在不给你,怕下个月就没机会送了。”

    ……

    顾昀宸看着手里的那个游戏机,放在手边最近的抽屉里,应该是每天都在玩,而且还套了保护壳,屏幕上没有一丝磨痕。

    已经分手了,为什么对前男友送的礼物这么爱护?

    顾昀宸分了片刻的神,将这些都整理好,又装了些衣服下楼,走到客厅时,他看到立在墙边的一个小饭桌。

    顾昀宸想起早上陈落羽说的小饭桌,皱紧了眉。

    ……

    李梦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挑剔的看着菜单,这也不喝那也不喝的陈落羽,果然病了。

    “来杯牛奶吧。”陈落羽合上菜单对点单的小姐姐说,“喝咖啡怕孩子变黑。”

    店员小姐姐接过菜单,嘴角抽搐,忍不住小声嘀咕,“都多大了,还孩子?”

    李梦对小姐姐笑了笑,“给他加热一下,谢谢。”

    “六一,你这……”李梦用手比划,不知道怎么说,听说陈落羽这病一大原因是心理压力,他怕说错话刺激到陈落羽,委婉的问他,“你现在什么情况?”

    “你是问我跟老顾过的咋样吗?”陈落羽叹了口气,摸了摸怀里弟弟的头,“也就表面光鲜吧。”

    李梦:“顾昀宸欺负你了?”才一晚上,就把人欺负成个怨妇似的,他考虑要不要把陈落羽接回自己家。

    陈落羽:“那倒是没有,他对我还是挺好的,随手就给我几个亿的零用钱。”

    李梦:“!”

    陈落羽:“还会抱着我哄我睡觉,早上帮我穿衣服,抱着我去洗漱,给我喂饭……”

    “等等。”李梦低头去看陈落羽的腿,“你是残疾了吗?还是间接性残疾?”

    “没有!”陈落羽差点把怀里的弟弟吵醒,赶紧压低声音,“不过他对我再好也是表面的,他心里还有一个白月光,他当初跟我在一起,就是找我做替身。”

    一进门就听到这话的顾昀宸:“……”怎么感觉他跳戏了,这本契约文里还带替身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