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104章

第104章

作者:光之序曲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难以言喻的感觉。”

    “好痛苦,好难受。”

    “好像有声音了。”

    “还给我。”

    “是陌生的声音。”

    “不,这真的是声音。”

    “不要,我不要这么难受”

    “虽然可以清楚体会到对方的心情,但这似乎不是人类的语言。”

    “这更像是在哭诉着的剧烈痛苦,也有点像是动物的叫喊。”

    “这你到底是什么?”

    林潇被溺水一样的感觉包裹着,坠落到了一团不可思议的光芒之中。

    在光芒中,林潇看到了的试衣服色调有些奇怪的山间小景。

    正面站着一个男人,他一脸烦躁的盯着这边。

    身披铠甲电脑黯然手中我这一把闪耀着暗光的日本刀。

    男人张开了嘴。

    不知道为什么,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但是听不到也无妨,他驾刀的姿势说明了一切。

    林潇理解了即将发生的一切,但是想要逃跑,可身体纹丝不动,甚至发不出声音。

    即便如此林潇也没有放弃,而男人看到了林潇的挣扎露出残忍的微笑。

    男人没有半点犹豫,带着开心的笑容,将林潇斩杀。

    “啊!”

    从噩梦中惊醒,身体可以动。

    林潇用手胡乱摸了几下,环顾四周,发现自已就在平时的房间内。

    也是尽力了一次次清晨的苏醒,住起来越来越舒服的房间。

    “我还活着,好的好好打”

    林潇的心脏猛烈田东,像是在强调自已没有死亡的事实。

    “我还以为自已真的被杀死了。”

    “这个梦别开生一的真是。”

    但是现在还是对此梦见自已被杀了。

    “话说回来,这到底怎么回事,林潇觉得自已该去诊所,然后在哪里被妖怪。”

    全身上下的痛苦,随着记忆被遗弃唤醒,其中右手更是痛的厉害。

    但是可以感觉到痛还在这里妖怪应该消失了。

    自已来到这里以后有度搜阿红次这种体验了。

    而这次的伤十分严重。

    被逼当成盾牌的左手被绷带包裹的严严实实,就好像被人五花大绑了一样。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包扎过的伤口,应该都是妖怪做的最后一波时候给自已留下的伤疤。

    还真是没有办法。

    不知道为什么,自已身上最痛的是有手,到现在还残留着一阵钝痛。

    “这种痛觉是怎么回事。”

    “可话说回来身体没有事情。”

    “这样的话应该不会太影响日常生活了吧。”

    “主人。”小玉说。

    “等一下。”林潇说。

    “痛痛痛。”

    “你终于醒来了啊,本座可担心主人了啊,太好了”

    “暂停,很抱歉让你担心了,但你这样弄的我好痛,别凑这么近。”

    “其他人呢,在那以后大家怎么样了。”

    “不用担心,都没事,小莫也没有生命之忧。”

    “是吗。”林潇说。

    “主人的伤势才是最危险的,怎么还有工夫担心别人。”

    “是这样吗?”

    “不光是身体问题,你还让本座将神力灌输进入体内,这么做搞不好会对灵魂产生影响。”

    “虽然医生诊断以后说你没问题,但稍有差池,你可能就醒不过来。”小玉说。

    “有这么严重?”林潇说。

    “难道说我睡了很久。”

    “按以后已经过去了俩天,要是你这样一直沉睡下去,本座就。”

    小玉的声音带着哭腔。

    她肯定真的很担心我吧。

    “已经没事情了,我活的很好,你看。”

    “能够顺利醒过来就好,你现在身体感觉如何。”

    “嗯,虽然左手缠着绷带没有办法自由行动,但并不是很痛。”

    “倒是右手的痛处还没有消退。”林潇说。

    “那是依附了神力的影响。”

    “那就是说不是梦想,我们去了阿美那里,结果发现了妖怪。”

    “然后将胜利注入体内,才勉强将它拔除。”

    “但是右手缠绕上了黑暗,那黑暗还袭击了我,之后的事情我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嗯,最后的部分不对啊,主人直接晕倒了。”

    “是这样吗。”

    也就是说自已当时有几个你失去意思了,那只是梦,还是说。

    ‘’总之事情告一段落了。”

    根据你的记忆是这样,小莫的背后似乎受了点伤,不过没有生命之忧。”

    小玉说。

    “阿美好像倒再房间的伽罗但是没有受伤,今天也在工作。”

    “是吗,那就好。”

    “真的是值得庆祝的主人,你可以顺利醒来太好了。”

    “如果体内没注入神力会更麻烦,你没有必要感到内疚,我反而要向你道谢,是你立下大功。”

    “那种事情本座可再也不会干了,真的很危险,将神力强行灌输。”小玉说。

    回想起来,小玉请问了自已。

    那是应急措施和人工呼吸一样,虽然不是但彼此确实捧在了一起。

    “等回过神来发现小玉已经躲的远远的缩在房间的角落。”

    “总之,那个下不为例啊。”

    “毕竟会给主人身体造成负担,接吻也不太好。”

    “我懂了。”林潇说。

    “为何沉默不语啊主人。”

    “我倒是想问你,为什么要躲那么远。”

    “这是因为你想啊,这么近的话,多少有些难为情啊。”

    “跟主人做那种事情,本组欧克斯第一次。”

    “我也是第一次。”

    “这事情男人有什么好得意,本座可是守身如玉几百年,是百年的酒水。”

    不过这种东西确实对女生更重要。

    “要是让你伤心我道歉。”林潇说。

    “不,本座并不是不愿意,毕竟当时情况紧急。”

    “当时可米有时间扭捏作态,但是想到以后就很害羞。”

    小玉忽然将脸蛋蒙起来。

    这么回想起来也让人害羞。

    她这么害羞,林潇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过美玉哦想到小玉居然也会这样面红耳赤。

    说起啦一开始也是跟个普通少女一样。

    “本座去叫阿芳。”

    小玉逃也似的离开了。

    自已也趁现在调整一下心情吧。

    “你能醒过来真是填好了。”小莫说。

    “填好了,真是填好了。”阿芳说。

    三人见到林潇平安无事,都松了一口气。

    她们好像偶读没有去上学,一直在照顾林潇。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不过我没事情,虽然手有点不方便,但是没做必要担心过头。”

    ‘阿美你没有事情没有受伤。’

    “只是一点舆情和你们相比算是是轻微的。”

    “林潇左手的伤口看上去没有那么严重,可以痊愈,其他伤势应该问题也不大。”

    “这样啊,太好了。”

    一听说自已行了,阿美立刻过来,她看上去几乎没有受伤,神情也很从容。

    看来她刚才的那些话并不是为了安慰自已才说的。

    “不过关于右手的部分,很抱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判断。”

    “神力已经收回了,至少不会继续恶化下去了。”小玉说。

    “那我就放心了。”林潇说。

    “不管如何,平安就好,我接到消息的时候真的被吓死了。”小安说。“让你担心了。”

    “没关系这样平安无事就最好了。”

    “平时的小安疏忽连山总司一副温文尔雅的微笑。”

    然而他现在的表情十分严峻。

    “那么到底发生什么了。”

    “你还没有听他们说。”

    ‘我只是听了大概情况,想要等你行啦在听详细情况。’

    “毕竟之前大家都和你担心没有余力慢慢解释。”

    “我也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反而还想要知道。”

    “改从哪儿说起。”

    ‘那么就从妖怪开始说从顺序来说是真的。’

    “妖怪下山是真的吗?”

    “不,妖怪没有下山。”

    “但是我们确实在诊所看到妖怪。”

    ‘’它当然也不是幻想,而它不是从山上下来的。

    “那个妖怪是在我的诊所里面出现的。”

    “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可能,这事情没有先例。”

    “妖怪在诊所出现为什么hi这样,这种事情不可能退让发生,有什么原因。”小安说

    “原因就是这个。”阿美张开手掌,上面有一块碎片。

    “这是我在山上捡到的碎片。”

    “你失去意思后手里面一直握着这块碎片。”

    “是这样?”

    “你不记得了。”

    “因为我这你的顾不了这么多。”

    ‘也就是说,这是妖怪的一部分吗’

    “何止是一部分,这是让妖怪现身的核心,类似于心脏。”

    “昂碎片是心脏,此话当真。”

    “我亲眼看到这个碎片变成漆黑,那个妖怪出现,变成了这样。”

    “这到底怎么回事。”

    “以怨念之力发动的诅咒,通常需要一个依附怨念的宿体。”

    “这块碎皮哦按恐怕就是诅咒用的寄托。”

    “可能由于诅咒反噬,碎片四分五裂。”

    “单单考这么小的碎片,发挥不赖太大的力量。”

    ‘所以它才会积累妖怪,创造出妖怪的身体。’

    “只要碎片经过拔出,妖怪就不出现了》”

    “要是这样,妖怪就不会出现了,因为随拍你之前已经接受了。”

    “也是确实如此呢。”小安说。

    “解开诅咒的关键不在于排除这个,而在于碎片中的怨念。”

    “难道说是那个吗?”林潇说。

    “那个我想问一个问题,有没有可能在梦中有依附在碎片的怨念。”

    “你能够说的详细一点。”

    于是,林潇将自已的噩梦全部告诉了暗灭,其中也包括被黑暗吞噬的幻觉。

    梦里面奇怪的声音还胶着还给自已。

    梦的内容是一个男人杀了自已。

    “我很好奇这是不是偶然。”

    “不好说,你以前也接触过妖怪才对。”阿美说。

    “碎片只是你拿回来的,为什么只有这次。”

    “如果真是这样,还给我,这句话的意义比较重要。”

    “还给我?”

    “莫非是在说碎片。”

    “你有头绪。”

    “林潇,我几等i找到新碎片了。”

    ‘现在那个碎片在你身上吗我想试试。’

    “我记得是在那天歘能的衣服行欧文去找到。”

    “找到了,请收下。”林潇说。

    “谢谢。”阿美结果碎片了。

    她拿出另外一块放在桌子上。

    “好好看着吧。”

    “大家紧紧盯着这个碎片。

    但是谁都没有动,随拍你自已懂你起来。理啊快碎片一瞬间解除到一起。”

    光芒过后,碎片依然在,只是来块变成一块,并且比刚才大。

    “碎片合并了?”小玉说。

    “果然,我没有猜错。”

    ‘我在袋哪壶里面说过,我偶在研究的时候,就发现’

    “应该说削下来这个东西它立刻复原,但是我就有个猜想,现代能在可以下定论。”

    “他们想变成一个整体,这就是它的愿望。”

    “那是不是只要我们帮助它实现运往,足足就可以解开。”

    阿美有点头也没有否定。

    “至少成为打败现在情况的启机“妖怪的出现也应该和碎片散落有关。”

    “这是什么意思。”

    ‘事后我也想过,但是妖怪为什么出现,为什么会袭击我。’阿美说。

    “会不会因为我削开了这个妖怪就会出现。”

    ‘如果妖怪正常出现回去找芳乃。’

    “所以我想,破碎而产生能愤怒这种感觉会不会就要改。”

    “如果可以将他们何谓整体就可以平息愤怒。”

    “可能一直以来我们都搞财了,诅咒或许不是来自过去,而是被利用的犬神。”阿美说。

    “这样的话,只要我们郑重的将碎片供起来抚慰它的灵魂。”

    ‘是,小玉大人说的。’

    ‘’它说将碎片重新供起来。

    ‘原来如此,我的思想还是太僵化了,总司向着消灭它。’

    ‘总之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收集碎片。’

    “关于这个,恐怕蕾娜和碎片有关系。”

    “妖怪一直盯着蕾娜攻击,应该欧诗漫理由,而她可以看到我。”

    “我们要确认这件事情呢。”林潇说。

    如果她真的可以看到,或许身上有碎片。

    否则妖怪也不会袭击她。

    有时候真是没有办法,自已身边的人,都是遇到危险。

    我一定要变强,保护大家。

    林潇在心里如此想到。

    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每天的锻炼要翻倍。

    否则一点用都没有,那样就太糟糕了。

    我们必须努力将所有妖怪消灭。

    不过如果可以感化它,那就太好了,只是有点时候我们自由被动选择呢。

    “是啊,这都是因为世道艰难啊。”

    “阿芳,怎么了。”

    “没有事情。”

    ‘只是有点不舒服呢。’

    “没有关系,欧文会帮你的。”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