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最初进化 >> 第七章 前因后果

第七章 前因后果

作者:卷土

    面对方林岩的行为,徐翔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根本就不伸手去接这枚零件,任由它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说实话,被人看破所有底牌的感觉并不爽,尤其是来到了泰城以后,徐翔更是觉得诸事不顺,本来在自己的位置上可以说是高歌猛进,大步向前来形容。

    可是来到了这鬼地方以后,却是处处被人掣肘,感觉身边都有一层巨大的网,令人缚手缚脚动弹不得!    这时候,茱莉已经快步走了过来,然后对着徐翔皱眉摇了摇头。

    徐翔十分恼怒的道:

    “怎么,浩二那帮人还是不肯吗?”

    茱莉叹了一口气道:

    “他们坚称是我们徐家的人羞辱了他们的匠人精神,所以一直都不肯松口。”    两人一面说,一面就转身进了走廊。

    原来,这件事其实从根源上来说,还是在方林岩的身上,他之前在唐老板这里修车的时候,与一名外派了过来的日本技师中村产生了冲突。

    方林岩本来不想搭理他,结果这人居然拿出了徐伯来说事!还扯到了徐伯与一个日本大匠宗一郎的恩怨上,那方林岩肯定就不能把他当个屁直接放了。

    于是方林岩先以德服人,拿自己的手艺好好的羞辱了这厮一顿,然后再以拳服人,找人狠狠的将这厮收拾了一通,让他渡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这件事方林岩本来就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这个日本人将这件事视为奇耻大辱。    中村其实还真的是有点本事,之前是在日本的职业赛车维修圈子里面混的,效力于丰田赛车,属于那种人品恶劣外加事儿多,但手底下的活儿还真不错的。

    外加他还真的算是系出名门,曾经在日本的一位大师宗一郎的手下学习过,人脉还是有的,于是就回去煽风点火。

    结果中村的师兄一看中村当时带回去的那一枚太阳齿轮,顿时就发觉了其中的不凡。

    恰好他的老师又是当年徐伯的手下败将宗一郎,几个人一合计,当然不认为这是人类手动能加工出来的精度,更何况还是方林岩这么一个小屁孩了?

    于是就觉得这是徐家开发出来一种特殊的绝密加工技巧!估计还是被半逐离的徐伯开发的,便很干脆的起了贪念。    接着他们就开始暗中打听,却发觉陆伯已死,那么很显然,天底下知道这秘技的人就只有扳手一个了,便千方百计的寻找扳手,可是方林岩已经去了希腊,拜倒在大祭司的裙下-------哪里找得到?

    无计可施之下,就只能从陆家这里下功夫!

    结果刚好陆家从改革开放以后,就开始了飞速膨胀起来,陆家的大伯陆军已经是机械部里面主抓工业的领军人物,老三陆旋则是在一家合资重工里面担任核心高层。

    日本人一发力之后,便卡住了陆家的脖子,先搅黄了陆军主抓的三个重点项目,搞得他灰头土脸的。

    接着陆旋则是在公司里面受到了重点的针对,抓住了他的几个疏漏,直接就以中方违约为理由,停止对他们公司的一种螺丝的供货。    这种螺丝乃是日本这边的核心拳头产品,号称是永不松动,并且其牛逼之处在于就算是给你供货有这螺丝的样品,你也山寨不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螺丝这种毫不起眼的玩意儿一断供,工地上就要直接停下来,停一天就是上千万的损失,日方这样做虽然自身要亏损很多,但是陆凯这边就事情大条了啊,搞得焦头烂额的。

    日本人双管齐下之后,这才放出话来,以当年宗一郎败在了徐凯手下为名,要求一雪前耻,认为徐凯使用了不光彩的手段。

    徐家很无奈,告知日本人徐凯已经去世的消息,日本人这时候才图穷匕见,说是听说徐凯有一个养子,据说是得到了他的倾心教导,并且还在汽修圈子里面闯出了老大的名声。

    如果徐凯已经去世的话,那么让这个养子应战也是一样的,并且他们承诺,这一战之后无论输赢,现在他们面对的麻烦马上消失,并且再投资五千万美元。

    这就是事情的由来,方林岩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内情,但是看陆家被逼得在街坊邻居上都下了大功夫,就知道他们的麻烦一定小不到哪里去了。

    最可笑的是陆家现在还以为这场比试只是日本人的商业手段而已,真正目地是要谋求高铁方面的大利益,所以一直都还在尝试想要从会谈上来解决这件事。

    可是他们的猜想真的是夏虫语冰,完全是南辕北辙了,难怪被日方牵着鼻子跑。

    日方这边其实也很无奈,他们其实恨不得直接扯住这位徐翔的耳朵大声喊,你们把那个扳手身上的秘密交出来咱们就两清!但很显然,这么蛮干的下场就是什么也得不到。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其实都谈得很不爽快,觉得自己的提案明明已经很有诚意了,最后还是牛头不对马嘴,完全赶不上趟。

    ***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之后,电梯忽然传来了“当”的一声轻响,紧接着,一个身穿米黄色风衣的男子走出了电梯,这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脚下被“硌”了一下,于是就收起脚朝下下去。

    发觉这种地方居然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零件,并且还是加工了大部分的半成品。

    这男子正是深渊领主,他拿着零件端详了一下,这家伙其实不懂机械,但能看得出来,这零件被加工出来的部分居然有很奇特的协调感。

    端详了几秒钟之后,深渊领主顺手就将之重新丢到了地上,他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好奇心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了,笑着摇摇头就离开了。

    过了几分钟之后,一名清洁工阿姨从旁边走了过来,然后看到了地上那个零件,很干脆的将之扫到了垃圾桶里面去。

    五星级酒店的管理十分严格,这样的明显垃圾一旦被上面的领班看到的话,这位清洁工阿姨的奖金就要被扣掉一半呢!

    这时候,徐翔已经见到了正在闭目养神的徐军,此时会议室里面烟雾缭绕,日本人已经直接走掉了,老爷子还在闭目养神。

    他虽然是已经整整去世了好几年的徐伯的哥哥,差不多也是六十岁左右了。

    但保养得当外加人靠衣装,看起来也就是五十岁出头而已,居然有些很是有些不怒而威的味道,一看就是位高权重的人,与著名演员杜雨露演的高级官员贡开宸居然有八分相似。(请看彩蛋章)

    徐军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正要说话,徐翔却道:

    “浩二先生他们还是不肯吗?我们已经让步到这样的程度了,集团做到这里,真的是0利润了啊。”

    徐军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忽然果断的道:

    “老二收养的那孩子呢?我要和他见一面。”

    “我现在觉得,我们把底牌都砸出来了,小鬼子居然都还不动心,莫非我们真的是从头一开始就猜错了?”

    “那根线头,莫非真的是在老二收养的那孩子身上?”

    徐翔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道:

    “他走了。”

    徐军的眉毛一挑!

    他从担任车间主任开始,就是性格暴躁猛烈,说话直来直去,习惯办事一言堂这种,徐老虎的外号伴随他一直到了现在。

    听到了儿子的话之后,徐军顿时就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顿时杯子什么的叮叮当当一阵乱响,瞠目怒道:

    “走了!怎么会让他走的?”

    徐军四十来岁的人了,老头子一发火,立即就脊背上直冒冷汗,同时更是直不起腰来,有些艰难的道:

    “这小子很是有些桀骜不驯,二伯估计平时也没有少说我们的坏话,所以他心里面对我们还是有怨气的。”

    徐军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社会上混了几十年,什么牛鬼蛇神,鬼蜮伎俩没见过,立即冷哼一声道:

    “你没说实话!”

    然后他看向了旁边的助理:

    “茱莉,我记得是那个.......方林岩主动来酒店的吧?”

    茱莉点了点头:

    “是的,他的朋友,叫做什么七仔的说他知道了方林岩的下落,还反复问是十万块奖金是不是真的,然后我确定了以后,便说要带着人过来。”

    说到这里,茱莉忍不住道:

    “这两个人素质很低的........部长,我觉得他们和日本人没有.......”

    “滚出去。”徐军淡淡的道。

    茱莉惊呆了,眼泪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呆在了原地。

    徐军很不耐烦的挥挥手,就像是想要赶走一只苍蝇似的,很干脆的拿出了自己电话讲了几句。

    很快的,一个三十六七岁的黑框眼睛女人走了进来,手里面抱着一份文件夹。这女的不好看,鹰钩鼻,单眼皮,但身上却有一种相当干练的气质。

    她叫甘铃,乃是徐军提拔上来的办公室主任,完全是依靠很强的调度能力,观察能力还有酒量上位的。

    但凡是女干部,都会有一些依靠美色上位的传闻,但甘玲击败了六个竞争者被提拔的时候就没有类似的传闻出现,因为她没有美色这种东西.......

    徐军脸色凝重的道:

    “甘主任,我现在想了想,我们怕是弄错了重点,日本人这边的核心诉求,搞不好是在方林岩的身上。”

    “可是这两个蠢蛋反而把事情搞砸了!人已经好好的上门来,又被他们给弄了出去!别人已经主动上门来了,你们两个如果是好好接待,怎么可能将人家弄得转身走掉?”

    甘主任点了点头:

    “您的意思是?”

    徐军道:

    “你接手茱莉这边的所有事务,现在是上午十点,我希望能和方林岩在一起吃午饭。”

    甘玲道:

    “好的。”

    徐军瞪着自己的儿子,一字一句的道:

    “你把你见到方林岩之后所说的每一个字,当然还有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告诉我!不要隐瞒,你的身边可是有别人的,实在不行我可以去调录像!!”

    徐翔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但他在自己老头子的面前,完全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只能老老实实的将所有的情况都讲出来。

    他一面讲,一面抹汗,当他讲述到方林岩那句话(.......如果不信的话,给宗一郎看看这个)之后,徐翔的心中陡然涌现出了一个惶恐的想法:

    “难道这小子真的知道内幕吗?”

    这时候他才发觉自己犯下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并且一开始就错了,方林岩只怕是真知道些什么东西的,自己直接拿对待乡下穷亲戚打秋风的态度对待他,真的是愚不可及!!

    这时候,徐军已经迫不及待的强忍怒火道:

    “那东西呢?”

    徐翔的心跳得更快了,张了张嘴,艰难的道:

    “他......他把那东西抛过来了之后,我以为他是在糊弄人呢,所以,所以我根本就没接,让它掉在那里.......”

    “啪!!”

    徐军直接站起来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了上去。

    老头子的胸膛不停起伏,看起来真的是怒了:

    “我去年和几个老朋友喝酒,自嘲说后继无人,只生了个守户之犬出来,现在看起来,你连守户之犬都不如!!你就是一头猪!一头被人卖了还要帮他数钱的猪!!”

    老爷子盛怒之下,只有甘玲能保持冷静,迅速的道:

    “茱莉,你当时目睹了一切,马上去找那个零件。”

    然后她对旁边的警卫道:

    “小马,你马上去酒店的安保部申请调查监控。”

    “小王,如果茱莉没有找到那零件,有大概率会被清洁工处理,放进旁边的垃圾箱,你就带上所有的人去翻找一下附近的垃圾箱。”

    “我现在去联系酒店这边的客房部,看一看负责这个区域的清洁人员是谁。”

    “最后.......徐部长您来负责联络那边吧。”

    这一瞬间,甘玲就展示出来了她的大将风范,有条不紊的已经分派好了每个人的工作。

    于是几分钟之后,酒店里面就是一阵鸡飞狗跳,在确定那颗零件已经被扫地阿姨丢进垃圾箱,并且被集中运走之后,一干衣冠楚楚,西装革履的家伙只能疯狂的翻找垃圾堆。

    好在他们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那枚差点与之失之交臂的零件顺利被找了回来,已经放在了昂贵的红木桌面上。

    一干大佬的目光就都投注在了上面,空气里面充斥着可怕的沉默气氛。

    “我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个未加工完成的零件。”

    在这样的氛围下,还敢于将自己的判断大胆说出来的,正是甘玲无疑。

    听到了她的话,徐翔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大气,解开了自己衬衫的几颗扣子:

    “我就说嘛,我当时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么个感觉的。这玩意儿就是那个小杂碎用来糊弄人的!”

    徐军继续凝视了这零件一会儿,这才缓缓的道:

    “他真是这么说的?日本人找的就是他?对方若是不信,就将这东西交给宗一郎看?”

    徐翔道:

    “是啊,这小子狂得没边儿了,宗一郎先生乃是日本在高精度零件领域的领军级人物,能排入世界前十,当年我看二伯估计也是运气好赢了他,这小杂碎要么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要么就是糊弄人。”

    徐军轻轻用手敲击着桌面,忽然道:

    “老二从小时候起,就喜欢自己摆弄东西,三岁的时候去了城里面看到了其余的娃的玩具,回家以后就能自己做一个出来。”

    “等他十几岁的时候进了厂以后,那就更是不得了!厂里面的老师傅教不了他一个月,就都说自己的那点儿东西不配再教他了,每个老师傅都说这是老天爷赏饭。”

    “然后,他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就成了八级钳工,如果当时有什么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话,我想老二是能入选的........”

    “不过,老二这个人从小就很轴,很拧,很有自己的想法,我这个当大哥的打了好几次都没用,结果就是因为这脾气,所以他爱上了王芳这个有妇之夫。”

    “后来我看的书多了,见识的事儿多了才知道,原来很多有能耐的人都是这样,比如陈大数学家痴迷于数学,其余的生活都要靠专人来照顾,一直都觉得公式啊数字啊比女人有意思多了,四十七岁才结婚.......”

    “我啰嗦这些话的目的,就是说我这个弟弟的思维方式其实是和正常人不一样的,那么他收养的这个孩子,其实也是他的这种性格和行为模式?也是个完全不通事务的........天才?”

    甘玲听了徐军的话以后愣了愣道:

    “部长你的话很有可能呢,所以我们看不懂这枚零件的原因,是这其中的技术含量很高,高到了我们这种外行人根本就不懂的地步?所以必须要宗一郎这样的大匠才能知道其中的厉害?”

    “不过专业方面的权威人物我们也有啊,跟团的石工程师就是这一次前来备咨询的,我们不妨可以让他看看?”

    徐军点头道:

    “可以。”

    甘玲立即就开始拨打电话。这时候,徐军这边也接到了一个电话:

    “什么?联系上了?但是方林岩不肯来,要我们去找他?”

    “可以,你留下他的地址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