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最初进化 >> 第一章 得失

第一章 得失

作者:卷土

    大祭司犹豫了一下道:

    “女神表现得很失控,甚至是惶恐!在五天之前,突然颁下神谕,号令让我们进入神国当中,更是剥夺走了我身上所有的神力,让我带着神国前往梵蒂冈。”

    方林岩听了大吃一惊道:

    “去梵蒂冈做什么,那里可是有宗教裁判所的!虽然我们这个位面神迹已经不再彰显,但是基督教依然拥有统治性的地位。”

    “这么说吧,此时那位造物主,无上至高者肯定是远不如全盛时期的,甚至还可能陷入休眠的状态,但是,你带着神国过去,依然有很大的概率被抓住,然后送入裁判所当中的火刑架。”

    “而女神,则会被直接当成养分吞掉!毕竟那可是比曾经全盛的宙斯还强大的至高神啊!”

    大祭司有些疲惫的道:

    “神国会藏在我的眉心里面,而我现在被封印剥夺了神力之后,就是一个普通人,更重要的是,那位长眠中的至高神,甚至他在地上行走的代言人教皇根本也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事。”

    “所以,我觉得我是很安全的,至少有九成的把握。”

    方林岩道:

    “知道女神这样异常的原因吗?”

    大祭司道:

    “女神的神职是智慧,因此能从一些蛛丝马迹当中判断出危机的降临,就像老农的智慧能从傍晚的云气判断出明天的天气,燕子来临的时间判定播种的日期一样。”

    “女神感觉到了一场巨大的危机即将来袭,仿佛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在注视了过来,就像是命运恶意的凝视,就像是当年诸神的黄昏带给她的压迫力一样,所以才做出了如此极端的选择。”

    方林岩道:

    “我明白了,一滴水要想最大限度的隐藏自己,那么就将自己藏进一盆水里面。你们是一滴水,梵蒂冈这里就是放置一盆水的地方,这里看起来危险,但是一旦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那么一定是至高神先顶着,因为你们已经将自身的光芒隐匿在其下。”

    大祭司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

    方林岩沉默了很久才道:

    “那么,多保重。”

    大祭司道:

    “你也要保重,你要.......小心!”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方林岩闭上了眼睛,脸色前所未有的平静,但是紧紧握住的双拳却显示出他的内心正在产生一场惊人的风暴。

    按理说大祭司现在乃是个普通人,就应该更需要自己的武力。

    但她一句话都没有提!

    那意味着什么呢?

    女神觉得,风险是来自于他的身上!!所以,要远离他!!

    这样的感觉,让方林岩有一种被干净利落的遗弃的痛苦,

    他从小就被人遗弃,这是藏在心底深处的可怕疤痕,是徐叔一点一点的将之平复。

    可是在现在,他以为自己可以彻底主宰自身命运的时候,却又要再一次面对这样的痛楚!!!

    最关键的是,方林岩此时还无法辩驳,无法反击.......只能默默的承受,女神所做的事情从情感上或许是有些过分,从利益方面来说,却是无可指摘。

    因为双方本来就是利益交换的关系。

    当利益大于风险的时候,那么肯定合作十分密切,当风险远高于利益的时候,就果断割肉止损。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头各自飞.........

    何况方林岩和女神之间还根本就没有到那种程度好不好?

    隔了好一会儿,方林岩才起身,慢慢的走入到了花园里面,

    大雨滂沱,瞬间让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可是方林岩此时就是想要淋一下雨,只有雨水的冰冷,才能让他心底那团难言的火焰略微暗淡一下。

    然后方林岩继续向前,就看到了两团巨大的黑影,

    紧接着闪电从天空当中掠过,方林岩就对着前方的两株巨树呆了呆:

    “你们没有走吗?”

    这两株巨树,就是方林岩从空间里面带出来的两株巨树,山宁芙和克利俄斯。

    它们摇晃了一下枝干,仿佛在对方林岩的询问做出回应,枝叶之间也响起了“呵呵呵呵呵”奇特声音。

    紧接着,从山宁芙的树冠上走出来了一个眼睛里面闪耀着仿佛星星一般光芒的女子,滂沱大雨奇妙的在她的身边被隔绝掉,看到了她,方林岩终于徐徐的吐出了一口长气道:

    “你........也没有走吗?”

    这个女子,当然是伊夫琳娜。

    她微笑着对方林岩道:

    “我若是走了,你岂不是要哭鼻子了?”

    方林岩嗤的一笑道:

    “乱讲!”

    然后伊夫琳娜就走上来,温柔的抱住了他,一股带着大自然的芬芳感觉也是扑鼻而来,方林岩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虽然周围是滂沱大雨,狂风大作。

    但这时候,方林岩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春日的草原上,阳光煦暖的照着,到处都是不知名的野草野花发散出来的芬芳。

    温暖,清新而美好。

    这一瞬间,方林岩感觉自己的信心,自己的力量又回来了!

    我没有被抛弃!还是愿意有人守在自己身边的!

    一念及此,方林岩莫名的亢奋了起来,他现在想要做一些刺激的事情,比如攀爬一下高峰,又比如在洞穴里面探险到精疲力尽之类的,顿时就反手搂了过去。

    ***

    一小时六十九分钟五十八秒以后,

    暴雨停歇了下来,

    天上的星星闪耀着光芒,

    方林岩仰天躺在了草地上,他觉得自己赤裸的胸膛有些痒,那是因为伊夫琳娜的修长的手指正在上面画圈圈。

    这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虽然疲惫,但是思绪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所以,方林岩很干脆的道:

    “这一次女神这边有着浓重的危机感,我这里也有隐隐的预感,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危险即将到来,并且会以什么样的方式降临。”

    “所以,我要托付你一件事,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我出了什么事的话,那么这将会是我最后的退路。”

    然后,方林岩取出了一件东西,郑重的将它放到了伊夫琳娜的手里面,然后道:

    “这是我给自己留下来的最后一张底牌,我希望永远都用不到它,但是如果它一旦出现了什么反应的话,我能不能活下来,那就要看你了。”

    伊夫琳娜道:

    “我会好好保管它的,就像是珍惜我的生命那样珍惜它。”

    方林岩见到了她脸色凝重,笑了笑道:

    “其实我也只是做个预防措施而已,说实话,我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哦,若是有人想要对我不利,那么先做好自己死掉的准备吧!”

    紧接着,方林岩就站起身来,穿好衣服前往雅典娜圣像面前,这时候庄园外已经下令封禁,这里并没有任何信徒,十分空旷,他凝视神圣庄严的巍峨圣像,心里面也是有些百感交集。

    此时冷静下来以后,方林岩心中对女神的怨恨之意已经几乎没有了,只有淡淡的疏离感,伊夫琳娜却在这时候道:

    “其实,当时女神颁发了神谕以后,大祭司是难得做出了反对的,但是她不像我,可以任性到不顾一切的留下来。”

    “她除了是特利托歌利亚,更是要献身于女神的圣祭司,连灵魂都不完全属于自己。”

    方林岩点了点头,轻声道:

    “我还希望你做一件事,这件事倘若做好了,对我的帮助也一样很大。”

    伊夫琳娜很干脆的道:

    “你说。”

    方林岩慢慢的从自己私人空间当中拿出来了一块石头,然后将之郑重的放到了女神的神像面前。

    伊夫琳娜好奇的看着这玩意儿--------毕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方林岩用如此慎重的态度来对待一件供奉神灵的祭品-----偏偏这玩意儿还是一块她根本就看不出有任何神异之处的石头!

    尽管女神的神识已经从这神像当中离去了,但是被寄宿已久的雕像上,还是留存着女神的气息,所以二者开始产生了共鸣,并且还是那种非常强烈的共鸣!!

    整个女神的神像开始出现了剧烈的晃动,倘若女神的本体或者说是大祭司在这里的话,那么控制住这种共鸣是很轻松的事情。

    但问题是二者都不在这里,并且大祭司已经去到了几千公里外梵蒂冈的圣彼得广场上!

    简单的来说,此时女神的圣像也只是一件强大的装备而已,并且业已没有主掌的人。

    这时候,伊夫琳娜开始发现了这其中不对劲的地方,很显然,她身为四大主祭司之一,对于这种紧急情况也是有着充沛的处理方案的,于是她立即走上前去,然后口中开始吟哦神术。

    与此同时,方林岩也是动用自己的力量帮了她一把,直接使用了言灵术,对着伊夫琳娜一指,大声道:

    “以圣殿骑士长之名!赐!”

    言灵术本来是三阶神术,但是这里乃是大教堂的所在地,无数信徒莅临并且膜拜的地方,乃是不折不扣的圣地,所以他在这里施展神术其实也是可以起到升阶效果。

    四阶神术加持的祝福效果,哪怕是对于伊夫琳娜来说,也是相当不错的提升了。

    于是,伊夫琳娜的身体开始徐徐漂浮到了半空当中,所处的位置正好是在女神的圣像眉心的地方,她的神识一下子就开始占据并且控制了女神圣像,然后继续开始与方林岩献上的祭品共鸣。

    随着共鸣的加剧,方林岩献上的那一块石头开始剧烈抖动,然后表面出现了一条一条的裂纹,上面的石皮簌簌落下,还有大量的粉末,紧接着从里面就漂出来了一条可怕的小蛇!

    紧接着小蛇越来越多,一个尖锐而恶毒的嘶吼声响彻在了这神圣的殿堂里面:

    “雅典娜!!”

    是的,这是神盾艾葵斯的器魂:美杜莎发出的号叫声。

    美杜莎与雅典娜之间恩怨,前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雅典娜在的时候,它自然只能忍气吞声,乖乖驯服,但是若是本主不在,只有伊夫琳娜这位主祭在的时候,那么它就会带着怨恨与疯狂报复毁灭周围的一切!

    很快的,神盾艾葵斯的大部分轮廓已经出现了,最清晰的就是美杜莎的蛇发头颅,然后是大部分都被禁锢石块里面的本体,此时的神盾艾葵斯可以说是几乎完全被美杜莎的器魂所操控,甚至开始朝着伊夫琳娜喷射出可怕的毒液!

    这些毒液看起来没有颜色仿佛雨水一样,但是所落到的地方都会呈现出可怕的死灰色,然后石头碎屑簌簌掉落!

    这时候,方林岩已经看了出来,神盾艾葵斯其实杀伤力并不强,毕竟它是刚刚才从枯竭的边缘苏醒过来的,只是基于美杜莎的愤怒而显得十分疯狂罢了。

    这里毕竟乃是圣地,乃是几年来狂信徒长期朝觐的地方,并且还是女神的圣像来作为压制。

    伊夫琳娜之所以变成了现在的被动模样,完全是因为她并没有获得相关的女神圣像的权限!这就像是给了她一把枪,却只让她使用刺刀战斗,扳机还被锁死了,当然就显得十分狼狈。

    在正常的情况下,获取女神圣像的完整权限就只掌握在两个人手里面,首先就是女神本身,然后就是神灵在世俗当中的代言人大祭司,而这也是几千年来约定俗成的规定。

    可是,现在面对这一切,方林岩却双手抱在了胸前,一副作壁上观的样子,这就是他心里面有怨气,摆明了要逼宫了。

    圣像对于女神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她的意志降临下来的载体绝对是相当的珍贵,一旦被摧毁了之后想要重建的话,那就不是耗费资源的事了,而是需要日积月累的长期积淀。

    若女神不想坐视自己的圣像被毁掉,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打破了几千年来的惯例,给予伊夫琳娜最高权限,让她与大祭司之间平起平坐!

    很显然,在任由圣像被摧毁和打破惯例面前,女神摈弃了感情上的因素,做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在漫长的岁月里面,她已经习惯于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不这么做的人/神,都已经陨落了。

    随着伊夫琳娜获得的权限提升,她直接站立到了圣像的肩头,然后就能见到,一道五彩光华直冲天际!

    本来因为女神和大祭司离开所停滞运作的神灵体系,再次开始了正常运作,在伊夫琳娜的处理下,圣像上面大量积淀下来的愿力被转换为神力,然后开始源源不断的注入到了面前的神盾艾葵斯当中。

    顿时,本来还在疯狂挣扎着的美杜莎器魂行动迅速变得缓慢了起来,它需要女神的神力才能活着,才能够发挥出艾葵斯那巨大的力量,可是它吸收的神力越多,受到女神的控制力就越大。

    这可真是个两难的选择,但是神盾艾葵斯的本体却饥渴无比的开始吸收那些奔涌而来的神力,这就让美杜莎愤怒的攻击虽然威力越来越大,自身的行动却越来越迟缓。

    最后可以见到,神盾艾葵斯彻底成型,自动的飞向了女神的圣像上,以右手握持住,上面的蛇首美杜莎虽然痛苦嘶鸣,蛇发不停蠕动,却依然无济于事。

    之前是因为神盾整体虚弱,所以让其放肆,但是现在神盾整体都已经复苏了过来,何况还有伊夫琳娜在强势压制,当然器魂美杜莎之力就翻不出什么风浪了。

    很快的,一切都变得风平浪静了起来,伊夫琳娜也是从圣像的肩头徐徐落下,方林岩好奇的打开自己的属性栏看了一眼,发觉居然并没有任何变化。

    所以,他好奇的对着伊夫琳娜道:

    “这不是神盾艾葵斯已经重归女神身边了吗?这件神器也算是彻底恢复了吧?怎么我这边还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伊夫琳娜哑然失笑道:

    “这你可就错了,此时的神盾艾葵斯根本连神器都算不上呢,长时间的休眠让它从本体到魂体这两方面都残破不堪,哪怕是女神还在这里的话,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很显然,方林岩最不原因听到的就是这两个关键词“浩大”“工程”,顿时皱了皱眉道:

    “这么难吗?”